糯米

凯源千我党,更文不定期
并没有弃坑o(╯□╰)o学校太忙求等待
这是我的“点图成绣”,快一起来参加活动,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 http://www.lofter.com/act/taxiu?op=entry

#千我# 当一个剩女遇上易个直男 【03】

卤煮正式开学了T T

发一篇纪念



哦,谢谢T T

我自动把这里的耿直翻译成了犯蠢的近义词。

不是说你,大哥,麻麻是爱你的。

我看到了人与人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

“你想签什么?”

如果这场相亲失败了一定是因为犯蠢的女方在下车前这段可以制造无限浪漫与遐想的光阴中陷入了“天!我居然也有一天可以get到本命爱豆的To签!”的荡漾里——哦,对了,然后她就手忙脚乱地开始掏那塞下了钱包卡包纸巾钥匙化妆包钢笔pad等一系列成功女性必备品的大包,最后终于掏出了一本《塑造淑女的101个细节》……
哦不,掏错了,重新掏出了一本手帐。

车厢里一下静了下来——

눈_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用憋了。”

“哈哈哈哈,”面对终于卸下高冷的形象无顾忌像孩子一般笑起来的他,就像面对闺蜜家那只和我隔了鸿沟天堑不同世界无法沟通的小奶娃,明明很可爱的模样,其实却是把香蕉哇呜一口吐我手上还缠着我要纸巾擦嘴的小恶魔。

눈_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哈哈哈,我不在意,哈哈……101个,太多了,在意不过来。”

눈_눈我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麻麻这个世界好恐怖,请让我淑女地下个车好吗。

大概是看到了我已经扭曲了的表情,千玺赶紧憋住了笑,类似于安抚一样接过我手中手帐的动作让老阿姨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签在哪一页?”

“那一页都行。”我不介意你把一本都签满的,快看我渴望的眼神。

好像能听见我的脑洞一样,千玺扭过头正好看到我有些扭曲的表情,小梨涡藏也藏不住了:“我说,你个30岁的阿姨怎么像个孩子一样。”

晴天霹雳——我觉得,我就要抑制不住体内的煞气了。居然当面被爱豆喊了老阿姨,台下跟你们说了多少次,是姐姐,姐姐好吗!小屁孩!

 

“你的字,还蛮好看的嘛。”他的手指修长,划过我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纸,我承认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呵呵,”不能被美色所获,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没听过字如其人吗?”

“是吗?”千玺把注视从本子上移开,投到了我身上,似乎看得格外仔细,我抑制住想捂脸的冲动,硬生生憋出一个招牌微笑,没想到这小子一点不给面子,很快又将目光收了回去,看着本子回敬了我两个字,“呵呵。”

如果眼前的不是我爱豆,我大概就要暴露自己的女汉子本质了,呵呵。

“你是学语言的?“他翻到的这一页刚好是上周的会议笔录,日文潦草得旁人只能看出个大概模样。

”大学时候专业是日语,后来又去日本修了二学位,还偷偷在那里的専门学校里学传媒,不过没敢告诉家里。“我有些怀念求学的日子,那个时候的自己为了一天一天缩短与他的距离,学得很努力,很纯粹,没有职场忽上忽下的不安,没有父母催婚相亲的压力,没有近距离接触的心跳和忐忑。

“千玺,你能不能签‘苏慕姐姐,十年努力,终有回报’。”

千玺没有说话,笔尖在纸上沙沙划出的声音回答了我。

接过本子,眼底升腾的水雾把遒劲潇洒的字迹模糊成了朦胧一片:

 

苏慕大美女:

十年努力,终有回报!

千纸鹤的Jackson易

 

我就知道,他的千纸鹤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

最后,我腆着脸和我的爱豆交换了手机号,晕晕乎乎下了车回到家。

神经持续紧绷一下松懈下来的我感到困倦阵阵袭来,三言两语打发了兴致勃勃追问个不停的八卦老妈,合上了卧室的门。

洗完了脸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又怎么也睡不着,头脑越发的清醒起来,总怀疑这好像是一场梦,睡着再醒来一切都不存在。

之前几乎是被兴奋和紧张冲昏了头脑,一心都扑在了难得的单独与爱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上,不过真正冷静下来想想前因后果,却-觉得太戏剧化了。

千总,这样要颜有颜要钱有钱,要学历能用一堆荣誉砸死你的人怎么会去相亲呢?难道圈里圈外不是一票姐姐妹妹莺莺燕燕吗?

如果今天的相亲桌上突然发生了什么邻桌妖冶美女或是清秀小哥跑来指着我质问千玺这个老女人和你什么关系我们分手吧真是错看了你嘤嘤嘤嘤梨花带雨跑走然后千总提起外套就追的场面,我应该比现在更有真实感。

完蛋了,我个M。真是什么事情只要一遇上他智商情商就直接乘以负数。

一个字,烦!我抱着被子,把自己打了个卷。很快又没骨气地挣开,掏出手机对着那串数字发了会儿呆。最后实在是睡不着,于是干脆爬了起来,开了床头灯,拉开床头柜的小抽屉,拿出两封信和一叠信纸。

这是个老习惯了,大概十多年前就开始了吧,就是我到北京读书以后。每一次遇到开心的伤心的或者特别重要的事就会写下来,包好信封,差不多每一个季度,买上一盒糖,一只玩偶,一箱牛奶,后来就是一件衣服,一只包等和几封信包裹成礼物送去嘉禾,虽然从没有运气遇到真人,但就凭一腔单纯的喜欢坚持着,一晃这么多年。中间去日本交流停了两年,当时恰好千玺也差不多高三,就让家里刚升上大学的表弟勾搭了班里的帝都学霸,搞了好几套资料和卷子也是寄到了嘉禾。

其实并不指望他会看甚至眼熟,不过给自己留个念想罢了。好像只要这么做了,爱豆就能知道千纸鹤的心意一样。后来组合解散了,但千玺除了在幕后编舞以外也在嘉禾当老师,所以习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亲爱的千玺:”如往常一样开了个头,却迟迟再难下笔——

难道写“今天能和你相亲很高兴”?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对哦,现在我已经认识真人了,有了手机号,甚至也许还会有下次见面的机会,也许……

这样继续写和寄还有必要吗——

我还能以普通的热爱的心态面对他吗?

无论这缘分是可能延续还是戛然中止,我都应该恢复最初的理性醒一醒——他已经是远离舞台的普通人,不会再不厌其烦地应和粉丝;而我也已经浑浑噩噩年奔三十,该不再任性地负起责任了。

迷迷糊糊这样想着,握着信我沉入了梦乡。

#千我# 当一个剩女遇上易个直男 【02】

听说今天很多人开学了[doge],我谨以一更抒发开学快乐的祝福。

这篇都是主人公在自我拉扯,请原谅本po主渣速度。



02

空气一下安静得不得了,导致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咚在耳边无限放大。

直到对面传来筷子和餐盘触碰发出的声响时,我才舒了一口气。

天,我妈还能更神队友一点吗,相个亲居然点这么不适合维持淑女形象的食物T T,明知道自己女儿一定受不住这样的诱惑!

不过看着易先生啃个羊排还是辣么帅样子的我也是醉醉哒,直到某人从食物里抬起头来,然后酥软的声音飘进耳朵里,“苏小姐也尝尝吧,这家店做的不错的,我特意点的。”

看着对面的小梨涡我握筷子的手有些软,呵呵。

打包票某人一定是故意的,这不只是自己开的腹黑千的脑洞好吗——心里的小恶魔如是揣测。你仰慕已久的曾经的爱豆第一次请你吃饭,怀着感恩的心吧老阿姨——另一头的小天使愤愤不平。

几乎不需要一点迟疑的,我立刻向梨涡小天使投降了。

和羊排奋战的过程中我根本没敢抬头看,不过似乎也没有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好像默契一般,静静地开餐却还感觉不到一点尴尬。

最舒服的一次相亲,还是和这样一位赏心悦目的对象——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充满感恩,就算最后真的只能有一顿饭的缘分,也是被上天眷顾的了。

 

身上手机的震动像一只爪子挠得人心痒,我舍不得打破这样的氛围却又担心是公司的急事,看千玺胃口不错应该能再干掉三盘菜,我便找了个去洗手间的理由离席接电话。

等看到屏幕上损友的昵称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不过出都出来了,也就没有傲娇地直接挂断。损友显然是惊奇于我主动相亲并来一探现场气氛的,我怕一解释就成了日常电话粥,三两句便要把人打发了,挂断前她急匆匆地为这次通话做结语:“慕慕啊,你能想通不容易。之前不是我说你,那个谁谁谁谁根本就只能是个少女梦而已,奔三了,大姐你也清醒点。能找上你的条件一定也不错,男方要是人品什么都还好,就试试吧——”

听到这里其实我憋着有些想笑,眼角都湿了——

“慕慕,该嫁了……该醒了,答应我。”

眼角的泪一下子淌了下来,突然得把我自己都吓到了。一边抹眼角一边手忙脚乱地挂了电话,盯着亮着的屏幕我发了会儿呆。

屏幕熄灭了,我回过神来,已经调整好了情绪,转身走进洗手间补妆。

其实确定自己的心意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还是在大二的时候。不再有初入大学的新鲜感,而双学位答辩等看似遥远的计划也一天天逼近,每天功课社团之余总是挣扎在打榜收图行程应援间的我明显感受到力不从心,特别是每天刷饭圈不和平首页的一万点伤害让我决心淡圈。

不过像是上了烟瘾一样难戒对三只每天动态的关注,听信了舍友对于缺爱理论阐释的我毅然决然地答应了一个适时的告白。虽然最终两人关系在纠纠缠缠三个月以后以和平分手收场,但是我在此期间不断的努力和尝试验证了一个对之后人生意义重大的问题,我喜欢他,易烊千玺,不是喜欢儿子或者弟弟的那种喜欢,而且短期内戒不掉。

我不是没有挣扎过,相反的,我自我拉扯和逃避了已经太久了。在这之后我像变了一个人,开始给自己明确的目标和计划,实现了真正的现充——淡圈,拿奖学金,考双学位,出国考研——我知道我也许就是在做梦,梦里有一天能遇见他,但是至少,至少要让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去碰这个运气,有足够的资本做配得上站在他身边的人。

曾经的十年之约演唱会是我以为能离他最近的距离,本来哭过笑过叫过闹过就该醒了。看来上天果然还是会偶尔可怜一下我这种有时执着到了近乎犯傻的大龄女青年,所以无论结果如何,得对得起这场春秋大梦。

将眼线笔收进包里,我从容地转身回到包厢。

靠近我的一边新放上了两个小碟子,里面盛着我挺喜欢的,刚才夹得频率最高的两道菜,桌上刚才的大碟子已经被撤了上去,换上了其他菜品。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本能地抬起头看他。

“之前不知道你不吃辣,后面点的菜多多少少都有些辣的,实在不好意思。所以帮你留了这两道。”酥糯的声音传入耳朵里,几乎是敲打在我心上,否则它为什么跳得那么快。

隔着沸腾鱼片升腾的热气,对面的千玺仿佛都看得不甚分明,我偷偷擦了下眼角。

分明就是老妈加老板认证牌女汉子啊,为什么今天眼泪那么多啊摔!

一定是这菜太辣了T T。

 

看我吃得差不多,千玺掏出车钥匙示意送我回去。看着窗外中午万里无云明朗的大晴天,我有些忧伤。果然后续的逛街压马路看电影等约会必备都是没有的吗,就这样被淘汰出局了吗,我仿佛听到了大厅里回荡的广播,“苏慕 OUT!”

直到坐进副驾驶座,和千玺并肩时,我忧郁的心情才被第一次单独靠爱豆辣么近的紧张与兴奋所冲淡了一点点。有关我家住址的一问一答后车厢内重新陷入了沉默,随着发动机的启动,我的心情又一次down了下去。

你傻愣着做什么啊,说啊!把你想说的话告诉他,至少表个白啊,或者你就是讲个冷笑话调节一下氛围也好啊!我知道围观的姐妹们你们此时一定想用顶针狠狠敲我的榆木脑袋,或者直接把我拽出自己上——

其实吧,我是在组织语言。对的,学生时期在日本驻华大使馆滔滔不绝演讲的,曾经在公司面对冷面社长从容不迫陈述失误检讨的,现在时不时被拉去在各大合作龙头老大会议上做苦力当同传的我——正在组织语言。

我承认,直到车子在我无比熟悉的楼下停下时,依旧无法把我脑袋里十几年缠成的一团乱麻理出头绪组织成段,但依旧在这样千钧一发的关头本能地开口了:“千玺,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我是猪——

我一脸歉疚地转头对上他有些错愕的表情,然后不得不做摊开底牌的解释,“其实,我是……四叶草,嗯……还是千纸鹤。”

我觉得这次相亲成功挑战了智商的最下限,特别是在江湖传言高智商的某人面前,更有望突破新低。

 “我刚刚还在想,高冷的苏小姐是不打算和我说话了吗。”

出人意料的,明晃晃的小梨涡招摇着在今天第三次跟我打招呼,差点醉了好吗!千玺笑起来的模样果然超级好看,离真人那么近的我默默地捂住了鼻子。

“什么时候的?十年粉?”

“不不……”几乎是本能地坦率地摇摇头,看着他湖水一样澄澈的在阳光下闪着点点波光的眸子,我完全无法思考。“13,哦不,14年,最多只算9年粉。”

“姐姐,”他笑得露出了牙齿,眼角微弯,和我手机屏保上他14岁的模样刚好重叠,让人恨不得揉一揉抱一抱,“你好耿直啊。”


#千我# 当一个剩女遇上易个直男 【01】

北京户口,高薪高学历,有车无房贷,父母外地身体康健,加上刚刚收到公司日本总部发来的晋升调职通知,新的一年开门大红可见一斑。

紧接着的剧情就应该是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了吧,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后脑勺上一巴掌把我生生拍醒,眼前一叠照片将我照进现实。

“过了年就30了,一个姑娘家还一个劲地往外跑——我们不在北京管不到你,好不容易过个年还不回家,以为我们就不会过来治你吗?每天只有工作工作,看看你那成天对着电脑瓶底儿厚的眼镜片,再下去连粉底也遮不住的黑眼圈。身体还要不要,父母还要不要,还想跑去日本!没门儿。”

我淡定地抬了抬眼睛,看向了面对着我电脑正张牙舞爪的我妈,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又低下头去看她丢来的照片,还没来得及翻第二个白眼,整个人就呆住了,一动不能动——

“你先给我安生过个年,把婚结了再说——”听我一点动静也没有,老妈转头看我,大概是没怎么见过她一本正经女儿偶尔痴汉的表情,话吞了一半。

“结婚?和他?!”我举起相片的手微微颤抖。

——你在逗我?

照片上的人僵着微笑的表情像极了十多年前的模样,哪怕再不自然的表情也掩不了嘴角绽开的小小梨涡。遮着眉的刘海早已不见,剑眉英挺,原本圆润的眼角有了锋利的弧度,又直又挺的鼻梁下人中深深陷下,唇色淡淡的,和不白的肤色相得益彰。下巴又尖了些许,这几年已经退出荧幕的他还是很辛苦吧。

其实脑海里刻得最深的还是他十三四五岁的模样,那是最初饭上他的时候。其实十四五岁的他和十三岁模样也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仿佛一夜之间孩子就抽条长成了大男生的模样。当时刷机场图,舔屏综艺,一天也不敢错过他的成长。等成年的那天再回头看,这些年却好像一场梦一样不甚分明,眼前英挺帅气的小伙儿分明昨天还是那个蘑菇头tmy的萌娃。

我离开饭圈也不是一两年了,比他退隐幕后更早,甚至比组合解散更早——已经记不清了。退圈不脱饭,不是因为饭圈的嘈杂纷乱,更不是因为热情随年岁减淡,只是因为曾经有一个要和某人并肩的梦想,然后又有这么一个机会,让我闭着眼睛抛开一切往前冲。

爸爸说人生给女孩子的机会就一次,时间就几年。哪怕当年高考失利也没再允许我有重来一次的权利,他说,往前走吧,能走多远就抓紧这岁月,等到了年纪想再拼一次也没有权利的。我不服,但依旧吞了眼泪咬咬牙一路北上了。凭借考歪了的成绩,一心还要挑个帝都高校的我放弃了适合的专业,被身边知内情的闺蜜骂了个狗血淋头却仍一意孤行。

呆在帝都的开始一两年抓着机会接机送机,现场应援,也去嘉禾送过少女心意,追着应援车跑了小半个朝阳区。但并没能真正很近地看过他的模样,其实就是一个字,怂。

这个字也诠释了此时坐在餐厅柔软沙发椅上却坐如针毡的心情。

当时我妈对我快要流口水的表情万分嫌弃,硬生生吞下了本来准备好的苦口说辞,扯了张纸巾给我说,“看到帅哥就想嫁了?德行!哪这么快,就是让你们先见个面认识认识。”认识……认识……我默默捂着鼻子算是默认了这次相亲,于是就有了接连三天没有再碰电脑和工作睡足美容觉精神焕发却更加紧张现场恨不得立刻逃跑的我。

“苏小姐安静话少,真是现在女孩子罕见的内向温柔的性格呢。”

我抬起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微微点头,嘴角30度标准淑女微笑。没错,伯母,您真是慧眼识女!我好不容易抑制住自己坐不住的躁动心情,尽量为从18岁起就心心念念的婆婆留个好的初印象。

“她呀,哪儿呢,平常是工作狂,要强的很,恨不得做什么新时代女强人。温柔内向是肯定谈不上的,但独立和能力倒是一绝,不让人担心。”

妈,对面还不是您亲家,也不是您女儿的班主任和老板,您别这么耿直啊,夸和损有什么两样。

“要不然就这条件,怎么会拖到现在呢,都快30了。追的人一大把,她倒是不上心。”

妈,您女儿这辈子唯一曾经上过心的现在就坐对面呐,您就给我留一分面子吧——我这次要是成不了那是从天堂生生摔回人间的即视感啊,分分钟削发为尼给你看T T。

“不过也难怪,小易又高又帅气,年少有为,要伯母我有这么个儿子,一定不用愁。这不,才看了照片就拒绝不了,主动上这相亲桌啊,闺女还是头一回。”

妈啊,真是神队友——我觉得我嘴角的微笑快僵掉之时,终于忍不住转头看了看一直没敢正眼看的正主对象,捕捉到一只小梨涡——微笑彻底被冻住,萌出一脸血,我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小姐姐了好吗,萌点高点好吗,而且正主明明高冷总裁范啊T T果然是老阿姨亲妈心啊。幸好易妈妈没有看到我僵硬掉的自我扭曲中的表情,和我妈开始愉快地探讨起了优秀的儿女为何还没有成家之经验谈。

“你别看我们家千玺,整天忙得不着家。虽说男孩子不急吧,这表弟都有了女朋友在谈婚论嫁了,做哥哥的总不好再拖着吧。”

“楠楠不还没吗?”高冷的千总终于在餐桌上吐出了除了打招呼外的第一句话,我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楠楠才初中好吗,千总弟控求放过。

我妈显然get不到这么高冷的笑点,默默给了我一个眼刀。我立刻严肃态度,摆回淑女造型。对面散发着高冷气场的易先生显然把这一切全都收入了眼底,刚刚收回梨涡笑的总裁脸绷着有些僵硬。那一瞬间突然地感到自己原本紧绷着的心慢慢松软下来,分明还是十年前的孩子不曾变过——神经松懈下来才闻到了的诱人的饭菜香味,暖融融地将一个憋着笑的好看的男孩子和对面看穿了这点小心思的狡猾偷笑的女生包裹着——如果时间倒流十年,应该完美得会是梦境。

“看来他们也有他们的话题可聊,要不咱们还是给他们留点空间。”易妈妈敏锐地察觉到了些什么,笑呵呵地起了身,拉着我妈有说有笑地走远了。

伯母T T,阿里嘎多,我在心里默默为易妈妈点了个赞。

少了这些天耳边一刻没有停过的老妈的唠叨,我胃口大开,愉快地抄起筷子向着垂涎已久的烤羊排进攻,筷子落下目光抬起,正好对上某人探询的目光——哦买噶,机智如我在千钧一发之际做出了淑女本能反应,将一大块羊排加入了对方的盘子里。

“别客气,快吃吧。”

 

 


终于打算开坑了

居然第一篇不写凯源写千我。

       ∧∧l||l

  /⌒ヽ)

~(__)


13年后圈外设定,请勿带入真人。

   


很喜欢一个人旅行的感觉

夕阳下的后海

一直遗憾良乡的地理环境而难得见帝都夜景。是一个对夜景有执念的人,所以终于给自己一个机会